澳智库胡乱:2500中事科学家潜伏

军事 2018-11-05 19:08:26

  30日,战略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报告被热炒,这份报告称,过去10年来,中国派遣多达2500名研究人员前往美国、英国、等国家的大学,其中一些人“故意隐藏军方背景”,借交流合作名义“公然攫取最新先进技术”。“这很明显是化的”,外交学院教授东对环环(ID:huanqiu-com)说,近期在对华政策上紧跟美国脚步,积极配合特朗普所谓“中国发展是靠窃取技术”的论调,“这种做法对是不利的”。

  发布报告的战略政策研究所具有背景,是于2001年创立的无党派智库,曾参与有关“中国是否内政”的激烈辩论。这份名为《全球采花,中国酿蜜:中方与外国大学的合作》的报告作者为乔斯克,从照片看很年轻。

  据《人报》30日报道,该报告称,在过去10年中,中方派遣大量科技人员以学者身份前往发达国家,特别是技术先进的情报联盟“五眼”国家(美国、英国、、和)展开广泛合作,从而强化自身的军事科技水平。报告就和学术机构是否了解与中方合作的真实背景提出质疑,称中方的科技人员刻意隐瞒其与军方关系。美国《华尔街日报》30日称,美在众多领域争夺技术优势,比如量子力学、信号处理、密码学、技术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的报现,这些就是中方人员出国研究的课题。

  乔斯克30日在接受公司采访时称,这种合作带来“严重的安全风险”,而是“重灾区”。“我的报现,大约有2500名中事科学家在过去10年里被送往国外学习或工作,其中300人去了。他们在高科技领域工作,例如技术和超级计算机领域。他们中有17人隐藏军方身份”。这一说法立即得到背书,英国《金融时报》、“”等纷纷引述报道。

  外交学院教授东30日对环环(ID:huanqiu-com)说,智库的这份报告不是就事论事地沟通交流,也不是心平气和地客观评论,相反是充满的表达。“说中国人跑去高校窃密,这有点夸大其词,更何况技术交流是相互的。”

  这并非研究机构和首次炒作所谓“中国窃取军事技术”问题。去年10月,《悉尼晨报》曾报道称,的科学家们正在与中事院校合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研发相关技术,包括复杂的计算机技术。对于上述捕风捉影的报道,被点名的科廷大学的副校长莫兰当时回应说,与中方的合作都集中在民用领域,学校对与中国的合作是知情的,而且对于合作符定要求这一点很有信心。

  30日,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报告再次遭到学界质疑。从事大数据和云运算研究的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计算机运算学院教授刘伶,曾和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科学家共同发表研究报告。她对《金融时报》表示,她和中国国防科技大学访问学者共同进行的纯粹是基本研究,和军事应用无关。曾参与和中国超音速燃烧冲压发动机专家部分交流计划的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教授覃宁告诉《金融时报》:“谢菲尔德大学强烈鼓励欧盟和中国的合作计划,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也参与其中,带来丰硕的。”

  正如“”所称,“在美中关系急剧恶化,特朗普正竭力美国尖端科技流往中国的情况下,这份报告或令有关议题更加引人瞩目”,最近频频配合对华施压的动作也令人印象深刻。就在报告出台的同一天,被认为是美国局(NSA)“姐妹机构”的电子情报机构——信号局(ASD)首次在推特亮相。法新社报道称,ASD局长伯吉斯在30日发表的视频中,也特别提到“来自中国的安全风险”。他表示将大力捍卫澳关于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建设运营5G网络的决定,“我的是将高风险供应商排除在整个不断发展的5G网络之外”。

  针对这一,中国发言人陆慷30日表示,中国一贯鼓励中国企业在遵守国际规则和当地法律基础上开展对外经济合作。中澳企业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双赢的。澳方应该为两国企业合作提供便利,而不应当利用各种借口人为设置障碍、采取歧视性做法。他说:“我们敦促澳方摒弃意识形态,为中国企业在澳运营提供公平竞争。希望澳方慎重对待这一问题。”

  智库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近日告,中国多年来派遣了隶属军方的数以千计科学家前往美国等国家的大学,逐步建立起一个可大大促进中事科技发展的研究合作网络。报告还称,其中许多人隐瞒了他们隶属军方的背景。

  这份报告显然在迎合对中国崛起的焦虑情绪,配合美国中国的战略,为越来越的中美科技及教育交流推波助澜,同时为更多国家呼应美国的行动做造势。

  ASPI报告的论述充满自相矛盾,极其。比如它重点分析了中国国防科技大学教师和科研人员的对外交流活动,指出该校研究生院院长王振国与外国科学家共同发表了18篇研究报告。请问,王振国的身份隐瞒得了吗?还有,王振国与外方共同发表研究报告,外国科学家就肯定比王的水平高,中方因此就占了便宜吗?

  美澳一些智库和近一个时期的表现正在很多中国人对它们“学术”及“客观报道”的认识。它们的化及意识形态化的程度令我们非常吃惊,立场先行、为一个充满的论题硬凑材料是它们报告或报道时相当一致的套,它们是践行美国国家战略或配合美国战略的“死忠”斗士。

  因中国崛起而产生的危机感正在让美澳的一些、学术及精英部分。他们相信中国的产业和技术进步是不正常的,非“偷”而不能实现。他们不想一想,与中国同种文化或相近文化的、新加坡、韩国和日本都能够实现的科技进步,为什么中国就应该做不到,而只能“偷”来呢?

  21世纪的时代特征就是性。其实发展起来的中国,依然落后于,只是彼此的差距缩小了。而差距缩小本来就是全球化的最大题中之义。希望全面且绝对地引领世界,其他国家都作为殖民地,像卫星国一样环绕着它们,抱此愿望的精英最好穿越回19世纪去。

  中国对基础教育及科研的投入都在迅猛增长,看年轻学生界数理奥林匹克竞赛中的表现,再看的大学本科生及研究生人数、中国每年的论文及专利总数,就知道中国实现一些科技进步的前期铺垫已经多么雄厚。

  傲慢与正在搞乱一些精英的,他们的种种论述实际在论证一个的假设,那就是中国发展是“可以遏制”的,而且整个世界的会愿意为了这个目标一个完全割裂的世界,他们自己无数的切身利益,面对各种不确定性和风险。

  要知道,中国的人口比国家加起来还要多,中国的工业部门已是全世界最齐全的,中国的巨大市场被无数企业垂涎。

  作为美国亚太地区的盟友之一,因美国强化对华防范而受到的更多重视,一种受宠若惊的心态出现在部分澳精英中间。他们对效力美国对华战略非常积极、激进,本与中国没有冲突的不断自发站到“抵制中国渗透”的最前线。澳智库发布本文所述最新报告,堪称同一心态的表现。

  报告起草者显然不了解中工科技的发展体制,也不了解中队科研工作者的。实际上中国国防科研基本已经非军队化,甚至不断民营化、市场化,传统军工科研机构大量参与民用科技研究,这些趋势性的动向都被澳智库忽略了。

  战略政策研究所应当为自己发布这样一份先入为主、胡编乱造的所谓研究报告而感到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