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侠小说界的全能冠军

小说 2018-11-05 19:31:52

  金庸小说包含了传统文化的丰富底蕴和中华民族的深刻,体现了过去武侠小说从未有过的相当高的文化品位。它虽然产生在商业化中,却没有旧式武侠小说那种低级趣味和粗俗气息。金庸武侠小说以写出“见义勇为”的“义”为核心,寓文化于技击,借武技较量显示中华文化的内在,又借传统文化学理来阐释武功乃至人生,做到互为,相得益彰。

  金庸小说还广泛借鉴吸收了各种文学乃至戏剧与电影的长处,使武侠小说的艺术质量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金庸不但继承了中国传统白话小说的叙事方式和叙述语言,而且借鉴吸收了近代文学和“五四”新文学的艺术经验。金庸从小既喜欢读《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这类古典小说,也喜欢读法国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等小说,还喜欢读“五四”新文学家鲁迅和沈从文的小说,这些作品都成为他广泛吸取艺术营养的宝贵资源。

  在金庸笔下,没有了侠客们腾云驾雾或口吐一道白光取人首级于百里之外的内容,他的武侠小说大大地被生活化了。金庸重视小说情节,然而决不任意情节,他更看重的是人物性格,相信“情节是性格的历史”,从性格出发进行设计,因而他的小说情节显得曲折生动而又自然合理,既能出人意料之外又能在情理之中。《天龙八部》里,那个最没有称王称霸的段誉最后却做了,最没有男女之欲的虚竹却做了快乐之极的西夏驸马,最吃尽之苦的乔峰却为平息辽宋干戈而杀身成仁,最想当的慕容复最后却想得发了疯只能对着几个孩子在坟头称孤。这些结果我们事先能料想到吗?可能一点都没有想到。然而仔细一想,它们都非常合乎情理。

  金庸小说又像我们的古典小说那样,很讲究艺术节奏的调匀和变化:一场使人不敢喘气的紧张厮杀之后,随即出现光风霁月、燕语呢喃的场面,让旷神怡,这种一张一弛、活泼多变的节奏,给读者带来很大的艺术享受。最重要者,金庸小说有意境,这是文学作品达到成功境界的一项根本性标志。美国华人教授陈世骧早就指出过这一点,他借用王国维的话来形容金庸作品:“一言以蔽之曰,有意境而已。”陈教授并且说:“于意境,王(国维)先生复定其义曰,‘写情则沁脾,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出其口。’此语非泛泛,宜与其他任何小说比而验之,即传统名作亦非常见,而见于武侠中为尤难。盖武侠中情、景、述事必以离奇为本,能不使之滥易,而复能沁心在目,如出其口,非才远识博而意高超者不办矣。艺术天才,在不断克服文类与材料之困难,金庸小说之大成,此予所以折服也。”(见陈世骧1970年11月20日致金庸信)应该说,这是一番极精彩的论述,完全符合金庸作品的实际。

  金庸还常常用戏剧的方式去组织和建构小说内容,使某些小说场面获得舞台演出的效果(如《射雕英雄传》郭靖在牛家村密室疗伤时通过一个洞口看到的情景;《碧血剑》第十七回写袁承志与焦宛儿两人躲藏在床底下听夏青青、何铁手、药三人谈话),既增强了情节的戏剧性,又促使小说结构紧凑和严谨。金庸小说还大量运用了电影的各种技巧,如《雪山飞狐》结尾于胡斐举刀这个动作就收到了电影“定格”的功效;至于长、短、特写镜头的组合,蒙太奇连接方法的运用等,则更是驾轻就熟。金庸还学习、吸取了某些通俗文学(像言情小说、历史小说、侦探推理小说、滑稽小说)的长处,因而使他能成为通俗小说的集大成者,使他在武侠小说界的地位不是单项冠军,而是全能冠军。

  (本文摘编自大学教授严家炎2004年载于《山西大学学报:哲社版》之《再谈金庸小说与文学》一文,标题为编者所加)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的通知》和要求,采...

  为深化高中阶段办学体制、人才培养模式等综合,主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对创新型、实用型、...

  从90年代末开始,晋中就着手探索中考制度。在近20年的实践探索中,形成了一系列特色模式...

  高中带动战略内涵为“统领三驾马车,齐推并进;统筹三大系统,协同发力;完善五大体系,保驾...

  弹性离校是沈阳市自主创新的一项惠民利民新政。新政“家长接孩子难、课后难”这一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