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金庸谈武侠小说

小说 2018-11-05 19:35:04

  2018年10月30日下午,金庸先生(1924—2018,本名查良镛)在养和医院与世长辞,享年94岁。散文大家董橋先生发文悼念金庸先生,他说:“金庸先生是当代中国文化界独一无二的风云人物,也许也是中国历史上靠一支笔成功影响几代人的稀有传媒人物。在时局风涌云起的时刻,他的始终抱持知识人的和传媒人的,不亢不卑,字字入骨。其实,金庸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依然是金庸,不必任何的护持。”金庸先生留给我们的不仅是“怜我,忧患实多”“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且还有他天上地下,无所不谈的十八般“文”艺,让我们重温一九九四年查先生在大学的,并以此纪念金庸先生。

  一九九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创办人查良镛先生(著名小说作家金庸)在大学接受名誉教授荣衔,并作关于中国历史之,继而二十七日又以武侠小说为题,受到北大学生热烈欢迎。查良镛先生首先阐述了中国武侠小说的历史源流,并指出文学中同样有武侠小说的传统,他强调中国优秀文化艺术包括传统小说形式应保存发展。

  各位今天的热烈欢迎,我很,这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学问,有什么所长,而是因为大家喜欢我的小说。

  先谈一下武侠小说这个“侠”字的传统。在《史记》中已讲到侠的观念。中国封建王朝对侠有,因为侠本身有很大反叛性,使用武力来封建王朝的法律。《韩非子》中说“儒以文,侠以武犯禁”,就是站在者的立场表达了这个观点。我以为侠的定义可以说是“奋不顾身,拔刀相助”这八个字,侠士主持,打抱不平。历代对侠士都要。汉武帝时很多大侠被杀,甚至满门被杀光。封建者对不遵守法律、主持的人很痛恨。但一般平民对这种行为很,所以中国文学传统中侠客的诗篇文字很多,唐朝李白的诗歌中就有写侠客的。

  中国武侠故事大致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唐人传奇。唐人传奇主要有三种:一种讲武侠,一种讲爱情,另一种讲神怪妖异。

  另一个来源是宋人的话本。宋朝流行说书讲故事,内容大致可分为六种,包括讲历史、佛教故事、神怪、爱情故事、公案(侦探故事),还有一种就是武侠故事,都很受欢迎。

  总括来说,中国武侠小说有三个传统:一、诗歌;二、唐人小说;三、宋人话本。唐朝读书人考进士,事先要做些宣传公关工作,希望考试官先有点好印象。枯燥的诗文不能引起兴趣,于是往往写了传奇小说进呈考试官,文辞华丽,有诗有文,而故事性丰富。当时传奇的作用大致在此,因此唐人传奇是“雅”的文学。

  宋人话本则是平民的,街头巷尾说书的场合讲的故事,有人记录下来,是“俗”的文学。唐人传奇是文人雅士的作品,文字很美,而宋人话本是平民作品,文字不考究,但故事讲得生动活泼。

  后来发展至明代四大小说,《三国演义》讲历史,《西游记》讲神怪,《》讲社会人情(到清朝更发展为重视爱情的《红楼梦》),《水浒传》就是武侠故事了。这个传统曾有中断,鲁迅先生讲中国小说历史时曾说:侠义小说到清代又兴旺起来了,“接宋朝话本正统血脉”,平民文学历七百年又兴旺起来。

  武侠故事也不是中国才有,在外国也有,当然表现方式不同。最早有武侠意味的是希腊的史诗,与我们的武侠小说有很多相通的地方(金庸先生接着讲了一些文学中武侠故事的梗概,讲到希腊史诗《伊里亚特》中英雄阿喀琉斯出战,好友被杀,为友复仇而与对方大英雄赫克托环城大战;《奥德赛》中英雄尤里赛斯漫游后归家,力歼滋扰他妻子的众多敌人;讲到英语中最早史诗《布奥华特》中主角协助丹麦国王而与毒龙海陆大战的精彩描写等等)。

  东讲故事手法都很紧凑,很好看,但结局就有很大不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是悲剧收场,但中国写这些故事,纵然家族有仇,最后男女青年恋爱结婚,家族仇怨化解。例如近代一部著名武侠小说《十二镖》就是这样。中国的武侠故事主要以散文来讲述,则用诗歌形式,如法国的《罗兰之歌》。直到后期才用散文(金庸接着讲到英国的《亚瑟王之死》,西班牙的《西特》,以及更后期的法国的大仲马、梅里美,英国的史各特、金斯莱、李登·布华、史蒂文孙等等)。

  武侠故事是所有民族都有的,东文明传统都有,不过因民族性不同,其主旨也不同。的骑士为者服务,对、和主人忠心。而中国的这一类作品,代表一种反叛的平民思想,跟当时的对抗。后来中国武侠小说也分支了,有一种为服务,也有一种是的。但中国武侠小说基本思想都不是反对和的,例如《水浒传》就反对污吏、反对的官僚,而不是反对法律和反对的正统管治。中国人其实一般是尊重法律制度的。污吏、土豪,侠士认为连“都没有了”,就要挺身而出,打抱不平。

  为什么现在的武侠小说相当受欢迎,这里很多同学老师都看武侠小说。很多年轻女读者不见得对武打感兴趣。有时在外国,有人介绍这位查先生是写中国“功夫小说”的,我就不大喜欢。我这些小说主要不是讲功夫的,而是有其他内容在内。不过外国人不太懂。中国人就会了解,打斗不是武侠小说的根本重要部分,中国过去称之为“侠义小说”。孟子所说的“义”,是当合理的行为。“侠义小说”的“义”,强调团结和谐的关系,这也是中国固有的观念。

  中国的传统小说最近一段时期日渐式微,很少人用中国传统古典方式写小说,现在的小说大多数是欧化的形式。我曾在英国大学,其中一个主题就是,中国古典传统小说至近代差不多没有了。近代有些小说写得很好,内容和表现方式都非常好,但实际与中国传统小说不同。不是说形式不好,但我们至少也应保留一部分中国的传统风格。我将来希望与北大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多发生些关系。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有很优秀的部分,不能由它就此消失。我们可以学习吸收外国好的东西,但不可以全部欧化(金庸接着讲述中国当代的戏剧、绘画、音乐、舞蹈、建筑、雕塑中如何仍保持明显的民族风格,而小说则与传统形式有重大距离)。

  我想,武侠小说比较能受人欢喜,不因为打斗、情节曲折离奇,而主要是因为中国传统形式。同时也表达了中国文化、中国社会、中国人的思想情感、人情风俗、与观念。

  我们在小说形式上是否可作探讨,在欧化的小说形式作为目前的主流以外,另一个分支,除武侠小说外,也可以用传统方式写爱情故事、写现实的故事。事实上过去有些创作也很成功,像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像老舍、沈从文、曹禺作品的文字和对话。像《新儿女英雄传》。当代有些小说也有中国传统形式和内容,都很受读者欢迎。

  我的小说翻译成东方文字,如朝鲜文、马来文、越南文或泰文都相当受欢迎,但翻成文字就不是很成功,因为人不易了解东方人的思想、情感、生活。在目前东两个文化内容还不是可以完全调和之下,希望我们中国人继承和发展自己的文化艺术传统,同时也不文化艺术中的优良部分。(众热烈鼓掌)